对话“杂家”庄天明:王羲之写书法只用两根手指(图

执笔,通俗而言即为拿笔方式。从汉朝至今的千余年间,古人拿笔的方式几经变化,花式繁多,甚至成为今人一项重要的研究课题。 庄天明就是研究者之一。他的身份是南京博物院原艺术研究院所长,也是该书的作者。 1月17日,凤凰江苏独家对话庄天明。

2015年1月15日,一本名为《执笔的流变中国历代执笔图像汇考》的新书在南京博物院艺术馆首发。

执笔,通俗而言即为拿笔方式。从汉朝至今的千余年间,古人拿笔的方式几经变化,花式繁多,甚至成为今人一项重要的研究课题。

庄天明就是研究者之一。他的身份是南京博物院原艺术研究院所长,也是该书的作者。

走进庄天明的办公室,他正在挥毫泼墨,执笔是标准的五指,字随笔动,波磔有序。

一方天地,布局稍有些杂乱,几张办公桌和两个书柜占据大部分空间,书籍和书画作品随处可见,墙上挂满各种作品,仿佛进入书画海洋。

他笑谈自己是一名“50后”,虽然快退休了,“但离开之前,在南京博物院有两大愿望:完成历代画派简史和执笔流变的研究。”

执笔研究,这是他多年来的一个心愿,也是南京博物院重点工程,到目前为止学界还没有出版过一本关于执笔流变的专著,可以说,他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作为项目的唯一负责人,庄天明觉得整个项目从开始到最终完成,进行得都比较顺利。

新书有很多有趣的发现。比如说普通民众甚至书法界、考古界都不知道汉代有执笔的图像。经过他多年的实地考察和访问,第一次用汉代执笔的图像来证明汉代就有执笔的论证。

在研究过程当中,他还发现古代普遍流行两指执笔,但是今人却没人知晓,这一现象令他记忆深刻。

据他考察,两指执笔法是古代当时最普遍、最流行,也是使用时间最长的执笔方法,而南京博物院所收藏的清代《吴中七老图》和《妇女行乐图》中的人物书写所用的单钩法和双苞法就是很好的佐证。

庄天明提到,特别是王羲之时代,一般都采用单钩法,即一个手指(食指)在外,而双钩法则出现在相对较晚的宋代以后。

他幽默地说:“为什么不用无名指和小指,因为这两个手指的灵活性最差,最死板。”所以,他认为五指执笔法是王羲之所流传的观点是谬误,其实五笔执笔法的出现很晚。

针对业界对汉代执笔图像认识的空白,他还实地考察了山东齐州地区,看到齐州博物馆公开的汉代执笔图像,觉得应该还有许多汉代执笔图像尚未被发觉。

完成此书后,他笑谈:“一系列好玩儿的事儿还在等着我,觉得这件事已经做完了,可以放下了。”

庄天明坦言,自己就是该做的事儿做完,不断的往前走,一直比较喜欢狄更斯的名言“只管耕耘,不问收获”。一路走来,庄天明觉得自己到目前所取得的成绩一般,许多的理想还未实现。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