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历皇帝:罢朝28年的超级“宅男”

轻巧精美的金制日用品,显示皇家日常生活的奢华,万历皇帝就是躲在这样一座金子做成的宫殿里,消磨了28年的怠政时光

有人给明神宗万历皇帝朱翊钧总结了一个字:“懒”,因为他自万历十五年起,28年没有上朝;更有人把“酒色财气”这四个极尽贬低的字眼儿,赠予在位48年的明神宗;清人编写的《明史》中甚至说:“明之亡,(非亡于崇祯帝)实亡于神宗”。其实明代的皇帝个个都有古怪个性,正德帝朱厚照的胡作非为令人叹为观止,天启帝朱由校和他爷爷万历一样,不愿上朝,不一样的是,朱由校酷爱木工活,是个高级的木匠,整天领着一群太监在后宫里刨来锯去,不亦乐乎。

自黄仁宇的《万历十五年》面世以来,关于万历帝朱翊钧的是与非,搅动着本已纷纷扰扰的史学界。学者专家,草根名人纷纷发表自己的看法,明史热潮始终不减,万历皇帝俨然成为史学界的明星人物。

2011年8月9日,“回望大明——走近万历朝”展览在首都博物馆展出,200余件万历朝文物,展现了一个色彩斑斓的明代社会风貌。“涉及万历本身的这些展品可能不是最顶级的,但它们身上都有太多的故事。”首都博物馆副研究员、本次展览的策展人章文永这样介绍。透过这些展品,万历皇帝这个长期罢朝的超级“宅男”生活被清晰呈现。

如果不是明武宗正德皇帝早亡且无子嗣,他的堂弟朱厚熜(嘉靖帝,即万历帝的祖父)意外做了皇帝,皇帝的大印也不会传至朱翊钧的手中,这位“天纵英姿”的少年一生命运也会完全不同。

1572年,万历皇帝继位时只有10岁,这个懵懂孩童在还没形成完整世界观的时候,就已经君临天下。展览中有一件出土自万历定陵的玉圭,是万历帝朱翊钧执掌天下的重要象征。

自古以来,玉圭(一端为尖形的片状玉器)就是帝王祭天用的礼器。早在西周时期,周天子为了区别诸侯等级,赐给每人一个玉圭,按不同尺寸分为镇圭、桓圭、信圭、躬圭。根据尺寸的不同,表明各自的身份地位。

在明代,玉圭代表了至高无上的皇权。目前我们可见年代最早的是商代玉圭,形状像铲子,上端是平头,被称为平首圭。明代玉圭大多是尖顶,表面刻有四山纹、植物纹、谷纹、海水江崖等纹饰。明成祖朱棣继位不久下令规定亲王所用的玉圭为素面,四山纹镇圭等为皇家专用。

万历皇帝的定陵一共出土了8件玉圭,5件为白玉,3件为青玉。其中镇圭是天子拿的,房地产企业审计方案上刻四镇之山。此镇圭是帝王着衮服进行祭祀大朝、丧葬等活动中使用的礼器,正面刻四山描金纹,四山分上下左右,象征东、南、西、北四镇之山,寓意“江山在握、安定四方”。

一个10岁的儿童要独自管理一个庞大的帝国显然是不行的,辅助他的有三个重要的人物——皇帝的生母慈圣皇太后,太监冯保和首辅张居正。

大学士张居正被万历称为张先生,在少年万历心中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张先生似乎永远是智慧的象征,他眉目轩朗,长须,而且注意修饰,袍服每天都像崭新的一样折痕分明。他不开口则已,一开口就能揭出事情的要害,言辞简短准确,使人无可置疑。”

继位之初,小皇帝的生活重心放在学习而非朝政上。根据张居正的安排,一旬之中,逢三、六、九日早朝,其他日子不上朝,皇帝可以有更多的时间攻读圣贤经传。

十几岁的万历皇帝每日天不亮就需起床,早饭后即赴文华殿听日讲。张居正对皇帝的教导不仅严厉,且毫不留情,一次万历皇帝读《论语》“色勃如也”时,将“勃”字误读为“背”音,张居正立刻当面予以纠正。这一举动,使“皇上悚然而惊,同列皆失色”。而张居正偶感腹疼,皇帝也会亲手调制椒汤面给先生食用。

正字课上,万历需工工整整写字若干幅由正字官指点,万历帝天纵英姿,酷爱书法,写得一手好字。少年气盛的皇帝经常借着兴致,挥洒盈尺大字赏赐给辅臣们。一次他赐首辅张居正“宅撰保衡”四字,第二天,张居正先是称赞小皇帝的书法,“遒劲飞动,有莺翔凤翁之形”,转而劝说沾沾自喜的小皇帝不要沉迷书法小技,而要学习治国平天下的大经。

日讲还有一项重要内容——讲解《资治通鉴》。为了让小皇帝能更快从历史经验中学习治国的方法,隆庆六年(1572年),张居正进呈一本叫做《帝鉴图说》的书。该书由张居正命讲官马自强等人考究历代帝王事迹,选取“善可为法者”八十一事,“恶可为戒者”三十六事。由大太监冯保配图,每一事配图一幅,后面附以传记本文,图文并茂,取唐太宗“以史为鉴”之意,题名为《帝鉴图说》。万历对此书十分喜爱,常带在身边随时翻阅,每逢讲读之日,便叫张居正解说。

课间休息时,万历还要在司礼监太监的协助之下,边处理奏章边锻炼应对国事。上朝不日讲的日子,万历仍需要温习经书或习字。一年四季,除了过年和大寒大暑等天气外,并没有假期。母亲慈圣太后对他管束很严,每逢经筵日讲之后,还要他复述一遍,如果没有背下,就将他训斥一番,甚至罚跪。万历皇帝的童年生活,比现在学习重压之下的孩子一点也不轻松。

“《帝鉴图说》反映了万历朝前半段的政治生态,首辅张居正在某种意义上高于皇帝,有着首屈一指的地位。”章文永说,“另一方面来说,这也是一种反讽,这样一本好书,房地产企业审计方案却教导出一个不怎么勤勉的皇帝,如果续编这本书的话,万历皇帝足以被编入反面皇帝的事例中了。”学者认为,幼年时被严厉管教,激发了小皇帝后来严重的逆反心理,张居正生前的严厉管束和其死后的无所束缚,是导致万历后来消极怠工的一项重要原因。

展览中,我们可以看到成年皇帝的朝服,和他平时配戴最多的一种冠冕——乌纱翼善冠。定陵出土的两顶乌纱翼善冠,都出自万历皇帝棺内,一顶装在盒子里,另一顶戴在尸骨头上。翼善冠,是皇帝日常办公时候戴的帽子,形制上前屋后山,其后还有金折角。古代不论男女头发都很长,后头高起的空间可以恰到好处地把发髻容纳进来。

乌纱翼善冠,起源于唐太宗李世民的创制,并延用到宋明,明朝的时候帽翅开始折角向上,象征皇权至高无上,大臣乌纱帽的两个折角是左右水平分开的。这也是皇帝乌纱翼善冠与大臣乌纱帽的区别。

乌纱翼善冠因为整体形状酷似“善”字而得名。这两个冠缨,很像“善”字的上面两个点,而前屋部分,就像“善”字下面的“口”字。因为表面用黑色的纱绷起来的,所以叫乌纱翼善冠。

黄色的龙袍,常常被看作中国皇帝的标准服装。其实在明代,这种服装只在一般性的仪式上使用。在不举行仪式的时候,皇帝的常服则是青色或黑色的龙袍,上缀绿色的滚边。1956年,万历定陵被考古人员开启,由于当时科技的落后,许多丝织文物被腐蚀严重,现在我们看到的基本都是后世的复制品。黄缂丝十二章“福寿如意”纹衮服(复制品)是其中之一。

衮服是皇帝在祭天地、宗庙及正旦、冬至、圣节等重大庆典活动时穿用的礼服,代表各种吉祥如意的图形遍布全身,寓意皇帝“万寿洪福”。

制作这样一件纹饰复杂的衮服需要多长时间?出土衮服中有一件有绢书标签写:万历四十五年(1617年)衮服一套收,衣服小襟上又有字迹万历三十二年(1604年)造,从开工到验收,一共十三年。

万历继位后的第一个10年,是明代百事转苏、欣欣向荣的10年。北方的“虏患”不再发生,东南的倭患也已绝迹,国库日见充实。小皇帝在张居正的悉心教导下,勤奋好学,文治武功都十分出色。万历十年(1582年),一代名臣张居正病逝。神宗为之辍朝一天,给予张居正崇高的待遇:谥文忠,赠上柱国衔,荫一子为尚宝司丞,赏丧银500两。已经大婚4年的万历皇帝,开始亲政。但专权朝野的张居正去世仅仅半年,就遭到清算,罪状有欺君毒民、接受贿赂、卖官鬻爵、任用私人、放纵奴仆凌辱缙绅,等等,归结到最后,就是结党营私,妄图把持朝廷大权,居心叵测。

万历皇帝突然发现一向倡导勤俭治国的张先生私生活却奢靡得令人吃惊。数年前,小皇帝万历曾下令,由内库拨发白银一千两以资助老师修建阁楼。因为在小皇帝的心目中,他的老师官俸并不丰厚。但是张居正去世后,万历皇帝才听说,北京张宅的增修费用竟为白银一万两。

张先生言行不一,满口节俭却私藏许多珠玉玩好和书画名迹,眷养了许多绝色佳人。这10年来,万历本人身为皇帝有时却没有钱赏赐宫女,以致不得不记录在册,等有钱以后再兑现,万历心中的愤怒无法言表。

张居正的家被查抄,儿子张敬修自缢身亡。抄家前先封门,家里很多人没来得及出来就被封在里面,竟饿死了十多个。在当时首辅申时行的请求下,万历才批准赏赐空宅一所和田地1000亩赡养张居正80多岁的老母。

张居正的罪状,很多并不为虚,但免不了有政敌从中作祟。这位一代名臣生前除了悉心培育小皇帝,还大刀阔斧地改革文官制度,为万历朝的稳定和富庶立下了汗马功劳,也着实得罪了不少人。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死后竟是这般境遇。

章文永介绍说:“万历有名分的妃嫔一共有18个,而死后有幸入主万历定陵的只有两位,一位是孝端皇后,另一位是母凭子贵、后来迁入这里的孝靖皇后。”定陵出土文物中,帝、后的首饰占有很大比例,共有240多件,这些首饰从用料和工艺上都十分考究。

出自孝端皇后棺内漆盒的,有一件青花胭脂盒,出土时里面还有红褐色块状物,似为胭脂,底有“大明万历年制”款。胭脂的主人孝端皇后王氏,终其一生只生了皇长女荣昌公主朱轩媖,未生皇子,却十分爱护皇长子朱常洛。王氏性情温和,但不受明神宗喜爱。她不得宠,也不争宠,居正位中宫长达42年,死后随葬定陵。这个温婉一生的女人,无论生前如何端庄,始终得不到丈夫的爱,也只落得老死宫中,寂寞收场。

展览中的一个银把壶,则出自孝靖皇后棺内,盖钮与把原有银链相连(出土时不见)。底部刻铭文一周:“大明万历壬午年(1582)制”。孝靖皇后就是后来皇位的继承者、短命的明光宗朱常洛的母亲。孝靖皇后生前也不得皇帝宠爱,被打入幽宫20年,死时年仅37岁,初次入葬时,随葬物品极少,且大都为银器,并不贵重,这也是为什么三个棺椁中,只有孝靖皇后棺椁中有银制随葬器物的原因。

孝靖皇后的孙子朱由校继帝位后,重办了皇祖母的葬礼,并迁入十三陵,增加大量贵重的随葬品。考古人员介绍,打开孝靖皇后的棺木时,里面装满了织锦、金、银、玉等殉葬品。这似乎不是盛放尸体的棺木,倒是一个珍宝仓库。展览中的一件金环镶宝玉兔耳坠便是其中之一。耳坠重5.5克,房地产企业审计方案玉兔坠长2.4厘米,兔眼为红宝石,下有祥云,玉兔的形态为站立捣药,十分逼真。

万历生前曾经一次迎娶“九嫔”,还有十个面容娇好的小太监,称十美,后宫宫女有数千人之多,太监数万人。所以很多史学家认为,万历荒淫无度,着实一个昏君。但谁也不能否认,这位“滥情”皇帝对皇贵妃郑氏的绵绵情意。

明代入选宫中的女子一般来说仅仅端正,因为惊人的美丽并不是选择的标准。史学家黄仁宇认为,万历皇帝喜欢郑氏的最重要原因,还是性格契合。别的妃嫔对皇帝百依百顺,但是心灵深处却保持着距离和警惕,惟独她毫无顾忌,敢于挑逗和嘲笑皇帝,同时又倾听皇帝的诉苦,鼓励皇帝增加信心。她常常不把自己当作姬妾看待,一点也不见外。

据宦官们私下谈论,皇上和娘娘曾经俪影双双,在西内的寺院拜谒,有时还一起作佛前的祈祷。她对万历优柔寡断的性格感到不快,甚至敢于用一种撒娇讥讽的态度对他说:“陛下,您真是一位老太太!”

册立爱妃郑氏之子朱常洵(后封为福王)为太子,是万历一直希望的事情,但这件事有点棘手,因为孝靖皇后之子朱常洛才是皇长子。在绝大部分文臣看来,这是以幼凌长,不合于伦常之道。

万历只能找出种种借口来拖延。第一个借口是常洛年纪太小,经不起各种典礼的折磨,第二个借口就是立储大计属于皇帝职权,不容许任何人加以干扰逼迫。

他采取曲线救国的策略,同日册封三个儿子为王而不册封太子。臣僚们不接受,他又找出了第三个借口,即皇后年纪尚轻,仍有生育的可能。如果皇后生下儿子,那就是当然的太子而用不着任何争议了。万历一生有8子10女,立储的明争暗斗持续了20年,朱常洛年近20岁才被立为皇太子,孝靖皇后王氏积忧成疾,最后双目失明,37岁就死了。

“国之大事在祀与戎”,万历皇帝却怠政28年,不祭祖。有所谓的六不做,就是“不郊、不庙、不朝、不见、不批、不讲”。黄仁宇在其名作《万历十五年》中说,其动机是出于一种报复的意念,因为他的文官不容许他废长立幼。这一愿望不能实现,遂使他心爱的女人郑贵妃为之悒郁寡欢。郑贵妃在万历死后10年才在冷宫中去世,她被视为妖孽,无资格入葬定陵。

自万历十五年(1587)起,万历就不怎么上朝了,经常是“偶有微疾”,后来就变成“头晕眼黑,力乏不兴”,而后大臣们越来越少见到他。关于万历皇帝罢朝的原因,史学家认为,深层次的原因应该是躲避朝臣们结党营私的矛盾,但是万历皇帝自己的理由却是——身体不好。

展览中有一件出自神宗棺内的金带柄罐,罐腹部刻“尚冠上用”四字。底部刻铭文一周:“大明万历年御用监造八成五色金重二十二两四钱”,合895克。此罐表面有磕碰和磨损痕迹,木柄黑光发亮,似经长期烟熏所致。据铭文内容,这或许是神宗煎药用的药罐。神宗一生体弱多病,经常服药,体格很胖。有说法是他走路时要太监给他抬着肚子缓缓前行。史书记载,他给太后请安,要“膝行前进”。但是皇帝虽然有病,却也没有病到完全丧失工作能力的地步,他不见众臣还有一个原因是——烦。

万历十七年(1589年)年底,有位叫雒于仁的七品小官,上了一道《酒色财气四箴疏》,指责朱翊钧有嗜酒、恋色、贪财、尚气之失。出于万历皇帝棺内的一件金酒注,通体沙地,盖顶嵌玉,红宝石为钮,肩部镶嵌宝石七颗,腹部在把、流的两侧,各嵌一条玉雕正面盘龙,龙睛、龙额处各嵌红宝石三块,造型端庄,雍容华美,应是万历生前常用之物。

神宗醉酒,已经不是什么秘密,还曾有案例被记录下来。在一次夜宴上,他兴高采烈地传旨要两个宫女歌唱新曲。宫女奏称不会,皇帝龙颜大怒,结果截去了这两名宫女的长发以象征斩首。劝谏的人也被拖出来责打一顿。全部经过如一场闹剧。万历年少轻狂,酒后失态,被母亲慈圣皇太后严厉批评,甚至被罚长跪。这件事被当朝的官员和后世的学者们抓住不放,成为万历荒淫无度的重要佐证。

御史冯从吾在万历二十年(1592年)正月奏疏里说,万历每晚必喝酒,每喝酒必喝醉,每喝醉必发怒,而且曾有酒后打死人的记录。有官员上书直言斥责,“帝大怒,欲廷杖之”。不过当时正赶上太后寿辰,这位官员才免遭杖责,后来皇帝还是将他罢官撵出京城。明朝的言官是很厉害的,他们不怕死,就想出名。这以后,给万历皇帝上书进行谩骂的官员更是络绎不绝,皇帝没了脾气,只能装聋子不理睬。雒于仁还有一个革职的处分,后来者,则干脆什么处分都没有。万历皇帝选择了罢朝“六不做”。除了不理上述性质的文件以外,他照常批阅其他奏章。他的儿子福王朱常洵从洛阳派人到北京皇宫要钱、请赏等,早上来,当晚就批复。万历皇帝怠政是有所选择的。

黄仁宇在书中描述了万历罢朝后,明帝国的状态:皇帝的放弃职责并没有使政府陷于瘫痪。文官集团有它多年来形成的自动控制程序。会试、殿试照旧举行;地方官和京官按时的考核也没有废止。派遣和升迁中下级文官,用抽签的方法来决定。对于这些例行公事,皇帝照例批准,大多数情况下由司礼监秉笔太监代作朱批。

不上朝的日子,皇帝都干点什么?史学家认为,万历和他的母亲一样,喜欢敛财。展览中有很多定陵出土的随葬金锭。黄金贡地大多在云南。万历初年云南每年需解金两千两进京。但云南原不产金,而由政府委派官员,将居民编为金户,数家为一户,摊派金数两,给以官价银;然后由金户四处收买,将散碎金子炼成足色上交内府。

金锭的铭文记录了解金的省份、年代、金的成色、重量以及委官、金户和金工姓名,甚至还有“贴补”的字样。有朝臣曾上书劝谏:“云南大害,莫甚贡金榷税之事。”户部主事洪启初在至万历的上疏中,直言不讳地指出:“滇之害无如贡金一事。”但万历始终没有理睬他们的奏请,贡金数量仍然逐年增加。云南当地政府在无法满足朝廷供应的情况下,不得不向四川、贵州等地远道购买,有时甚至到京师通过商人高价收购,然后再转交宫廷。

万历虽免去了自己参加典礼的麻烦,却在用一些更为无聊的方法消磨时光。每当天气晴和,他一高兴,就和宦官们掷银为戏。今天我们可以看到万历朝的银钱,十分珍贵,首博馆藏仅有四枚。万历自己做庄家,宦官把银叶投向地上画出的方形或圆形之中,得中者取得加倍或三倍的偿还,不中者即被没收。

万历并不是一个懒惰的人,他时常精力充沛,却无处释放。这些轻巧精美的金制日用品,显示皇家日常生活的奢华,万历皇帝就是躲在这样一座金子做成的宫殿里,消磨了28年的怠政时光。他与爱人的缠绵与无奈,与臣子的对立与消长,与国家社稷的叛逆与放任,都一一呈现在这些五光十色的文物中。关于这个“懒”皇帝的争论还在继续,但没有人可以真正走进他的内心。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BETVlCTOR伟德国际娱乐欢迎光临韦德bv1946

本文链接地址: 万历皇帝:罢朝28年的超级“宅男”

Related Post